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永利皇宫日本新右翼力推安保法,波茨坦公告

作者: 国内动态  发布:2019-08-05

  “日本已成为可能发动战争的国家!”

永利皇宫 124日晚,约3000名日本民众在东京举行“对安倍政权说不”示威活动,对安倍政权在安保法案等重大政策上无视民意的倒行逆施做法提出强烈抗议。

  日本国会参议院全体会议9月19日通过系列安保法案后,韩国媒体的这一评论代表了国际舆论的普遍态度。意在突破现有和平宪法以便“名正言顺”对外用兵的新安保法案,在日本国内也遭到许多民众和在野党的抵制与反对。“新右翼强推新安保法案是在作死!”日本国内一些媒体的观点和反对通过新安保法案的游行者喊出的这一口号,告诉世人强推新安保法案的都是些什么人。

7月26日是《波茨坦公告》发表70周年。当时,中美英三国发表公告,敦促日本投降,根除日本军国主义,是构成战后国际秩序的重要基础文件。但今年5月日本国会党首辩论中,首相安倍晋三却声称没有好好看过《波茨坦公告》,拒绝承认这份文件对日本侵略战争的定性。

  现在,就让我们揭开日本新右翼的真实面目。

国际问题专家表示,日本当局企图否认侵略历史,修改和平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是对以《波茨坦公告》为代表的国际法律文件的公然藐视,也是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的任意践踏,引起国际社会爱好和平民众的警觉和批判。

  口出狂言,开历史倒车的急先锋

专家呼吁,国际社会应敦促日本切实遵守《波茨坦公告》,防止日本军国主义卷土重来。

  对今年9月3日的中国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日本新右翼表示得特别敏感,甚至敌视。他们控制的电视台早在6月23日就鼓噪,以往中国是每10年在国庆节进行一次阅兵式,此次阅兵式不遵守老例进行,可以看作中国意在对外强烈宣扬自身实力的同时,以夸大自身的战胜国地位来制约日本。日本新右翼就此无端指责:“北京,你心里有鬼!”

安倍称没有好好看过《波茨坦公告》

  类似的狂言,对日本新右翼而言,可谓“习以为常”。到底谁“心里有鬼”,也是不言自明的。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金以林认为,无论1945年二战结束时日本政府签署的投降书,还是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时签订的《中日联合声明》,都清楚表明日本政府接受了《波茨坦公告》,某些日本政要的所谓公告对日本没有约束力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

  据日本TOPIC NEWS新闻网去年5月20日报道,日本前航空自卫队幕僚长田母神俊雄借媒体之口放出狂言:首相应每月参拜靖国神社。作为日本极右翼政客,田母神俊雄一向是“叫花子咬牙——穷发狠!”他曾经对朝鲜扬言“看我不揍死你”;对中国放出狠话“把钓鱼岛附近来历不明的船全击沉”;2008年秋在其发表的论文《日本是侵略国家吗》中否认侵略历史、美化日本的侵略行为,可谓狂妄无耻之极。

投降书明确表示,日本完全接受《波茨坦公告》,这意味着日本政府承认同盟国战后对日本的一切处置,包括限制日本战争权、对日本领土范围的界定及惩办战犯等全部要求,对构成中日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基础、维护亚洲乃至世界和平具有重要意义。

  今天的日本,身着迷彩服,开黑色宣传车,高呼口号的“右翼”已经不多。那些平日举着日本国旗或日本军旗,借媒体翻历史旧账,挑起与周边国家的领土冲突,周末去东京大久保车站用最肮脏的语言叫骂邻国人的行动派,如今大多被归为“新右翼”。“右翼有一个共同的精神倾向,这就是要表现出对国家的忠诚、反对反战、反对和平运动。”日本著名政治学家、东京大学教授丸山真男曾在其著作《现代思想与行动》一书中,对“右翼”做了这样定位。新右翼亦同。

在今年5月日本国会党首辩论中,首相安倍晋三却声称没有好好看过《波茨坦公告》,拒绝承认这份文件对日本侵略战争的定性。

  田母神俊雄的言行是以安倍晋三为代表的日本新右翼的一个缩影。为建立自己独立的国防和外交,成为所谓“正常国家”,日本新右翼近年一直是开历史倒车的急先锋:修改和平宪法、美化侵略战争、挑战“战后体制”、参拜靖国神社……

“说到底是不能够正视历史。”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吕耀东说,日本国内修改和平宪法的动向,通过宪法解释解禁集体自卫权,并出台相关的安保配套法案,意图就是要放宽对武器的出口,扩充防卫力量以及海外派兵。

  掩盖历史,频频在领土问题挑起事端

“永久剔除军国主义,建立崇尚和平之政府是《波茨坦公告》的重要内容之一。安倍政权所作所为恰恰与《波茨坦公告》相关规定相背离。因此,日本政要对《波茨坦公告》视而不见,避而不谈。”吕耀东说。

  以领土问题掩盖侵略历史,是日本新右翼的一贯伎俩。

日前安倍内阁强推安保法案之举遭到日本国内的反对。日本绝大多数法律学者指出,在不修改现行宪法条文的情况下解禁集体自卫权、扩大自卫队海外军事行动涉嫌违宪。《朝日新闻》14日公布的民调显示,56%的日本民众反对安保法案。

  日本对战前的侵略行为表示道歉的外交举动,在新右翼看来是“谢罪外交”,“断然不能容忍”。为了从“谢罪外交”中挣脱出来,日本新右翼另辟蹊径:以反共、反华为口号,在领土问题上寻找突破口,把关注点转移到挑动与韩国、中国的领土争端问题上。

日方正视历史才能改善中日关系

  日本教科书过去对南京大屠杀、从军慰安妇问题有所言及。去年4月5日,日本文部科学省公布了对教科书重新审定的结果。安倍晋三在教育方面推行改革的主要谋臣、高崎经济大学教授八木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说:“2013年6月,自民党召开了一次会议,会上要求在教科书中加入其他方面的学说,不能总是一个声音。这次文部省修改教科书,该是把自民党的意见采纳了进去。”“过去竹岛(韩国称独岛)及尖阁群岛(中国的钓鱼岛)是哪国领土,教科书上没有写清楚。现在只有让日本国民认识到尖阁是我国固有的领土,这才能形成对中国的抑止力量,让武力冲突的可能性下降。”与田母神直接通过组织民间的游行来反华不同,安倍晋三反复强调要“脱离战后政权体制”,从政治及外交的角度,走出一条区别于以前所有政治家的新路。

2012年日本政府对钓鱼岛非法实施“国有化”,侵害了中国领土主权,违背《波茨坦公告》相关规定,导致中日关系出现剧烈动荡。以安倍为首的日本政府高层在历史问题上开倒车,特别是参拜靖国神社更让中日关系雪上加霜。

  可以说,越是挑动领土争端,就越能在潜移默化中实现日本新右翼的政治主张,领土问题已成为新右翼自认的“杀手锏”。这也正是日本近年在钓鱼岛问题上频频挑起事端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1972年至2008年签署的中日四个政治文件中,日本表示正视历史,反省侵略战争。1995年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发表谈话,对侵略历史表示“深刻反省和诚挚歉意”,此后历届内阁继承这一郑重表态和道歉。但是,近年来日本国内出现一些历史修正主义言行,与《波茨坦公告》、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和村山谈话精神相悖。

  日本新右翼强“推”政府通过的2015年度预算案中,防卫预算较上年度增长2%,成为安倍晋三再度上台后连续3年增加防卫预算,额度创历史新高,达到4.9801万亿日元(约合421亿美元),引来国际社会一片哗然。

“去年11月中日达成四点原则共识,同意本着‘正视历史、面向未来’的精神,克服两国关系政治障碍。但现实情况是,日本在历史问题上仍然有一些与之相悖的言行,对两国关系发展不利。日本政府能否在历史问题上发出积极信息,是改善中日关系的关键。”吕耀东说。

  “日本不差钱!”2013年日本的国债就已达到1009万亿日元,是日本GDP的两倍之多。面对日本经济“失落的二十年”,新右翼不顾扩充防卫费导致财政的进一步不平衡,强“推”政府继续走右翼化道路。

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高洪说,如果能把历史问题处理好,战后70年的这一节点将成为日本争取国际社会宽恕的机会;如果不能抓住这个机会,甚至开历史倒车,日本将为此付出更高的政治代价。

  三面树敌,在“历史修正主义”道路上越走越远

“如果二战中的敌国放下历史包袱,从来不回避战争责任,我们也没有必要三天两头提历史问题。但如果不承认历史责任,三天两头参拜战犯,则需要我们认真对待。”社科院国际法研究所研究员赵建文说。

  “三面树敌”,成为日本新右翼“历史修正主义”的真实表演。

日本行径背离《波茨坦公告》

  日本新右翼通过在领土问题上与中韩对峙,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日本国内外对日本发动侵略战争问题的关注,使得日本近年来少有地既对韩强硬,也与中国毫不妥协,同时在对美问题上也渐渐由软变“硬”,并“斗胆”炒作。

据新华社电二战结束以来,日本国内的一些右翼势力,一再对战后国际秩序发起冲撞和挑战。其主要行径表现在:

  与日本传统右翼的亲美立场相比,具有鲜明民粹民族主义特色的新右翼,认为日本战后体制是美国强加的,极力寻求改变。落实在对美态度上,日本新右翼即使不是完全反美,也绝非对美完全言听计从。日本新右翼组织“一水会”成员木村三浩曾说:“我们都是爱国者,都反对美国发动的伊拉克战争和以美国为首建立的战后国际体系,都认为东京审判不公正。”

修改教科书

  安倍晋三首相不论在慰安妇、侵略战争性质等历史问题上,还是摆脱战后体制问题上,与日本新右翼不谋而合,因而获得了新右翼的狂热支持。最明显的表现是,在去年4月奥巴马访日前,日本内阁级官员和议员大规模到靖国神社“拜鬼”,安倍晋三更是献上祭品表达对军国主义阴魂的追思。

《波茨坦公告》要求战后根除日本军国主义。为制止日本军国主义复活,国际社会要求日本教科书必须记载对外侵略的真实历史。然而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日本右翼势力就试图修改教科书,掩盖侵略罪行。

  这实际上是日本为此次奥巴马访日有意设定的“基调”。日本右翼当权者试图迫使美国接受日本在历史问题上耍无赖的做法,引导美国为日本极端民族主义所确立的扭曲历史观“背书”。日本政要近年频繁参拜靖国神社或献祭品,在不少日本问题专家看来,无疑是“狠狠地打了美国一嘴巴”。“过去对美国恭顺的右翼或者是保守势力,现在进入新右翼阶段后,即便不完全反美,也已经不是百分之百地听从美国了”——多个极右翼分子反复对日本媒体如出一辙的表态,把日本与中、韩对峙的同时还要摆脱美国控制的“三面树敌”态势描述得淋漓尽致。

1958年日本文部省在审定教科书时,把侵略中国篡改为“进入大陆”。1982年6月文部省审定教科书时,把“侵略华北”和“全面侵略中国”等段落中的“侵略”改为“进出”,把南京大屠杀改为“占领南京”。此外,日本政府还撤换教科书中反映当年侵华日军暴行的照片,删除有关二战期间强征“慰安妇”的史实,甚至美化侵略战争,从根本上否认日本发动侵略战争和进行殖民统治的责任。

  这也正是日本新右翼目的所在,他们要让日本民众看到:连美国“主子”都是日本的敌人,扩军备战是箭在弦上!不通过新安保法案行吗?!

参拜靖国神社

  由此可见,新右翼使日本在“历史修正主义”道路上已经越走越远,通过新安保法案是他们的一条不归路!

《波茨坦公告》提出审判战犯。但是,1978年10月,东条英机等14名甲级战犯和两千余名乙级、丙级战犯作为“为国殉难者”进入靖国神社接受“祭祀”。

  丧心病狂,对推进军国主义化乐此不疲

1985年8月15日,以中曾根康弘为首的内阁大多数成员首次以公职身份正式参拜。1996年7月29日,时任首相桥本龙太郎也以“内阁总理大臣”身份参拜靖国神社。小泉纯一郎在任首相期间曾连续6年参拜靖国神社。安倍晋三上台后,不仅多次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还于2013年12月26日参拜靖国神社。

  推进军国主义化,是日本新右翼乐此不疲的狂热举动。

日本首相公开参拜供有二战战犯亡灵的靖国神社,不仅违反了日本宪法规定的政教分离的原则,而且背弃了其宣布接受的《波茨坦公告》和相关国际承诺。

  自安倍晋三2012年底执政以来,日本国内“右倾”势力蠢蠢欲动,“右倾化”趋势日益严重。日本政治学者御厨贵将“错误历史认识”“参拜靖国神社”与“解禁集体自卫权”并称为“安倍晋三政治学”的三支箭。2013年12月,推动通过《国家安全保障会议设置法》与《特定秘密保护法》后,安倍晋三“信心大增”,于是在去年春季射出了第二支箭——参拜靖国神社。他企图通过参拜靖国神社来重新确立日本国家和全体国民的价值观,即通过所谓“靖国史观”,告诉民众“死后进靖国神社是何等光荣”,以此提高国民士气,为推进军国主义化提供精神动力。

挑战和突破“和平宪法”

  与此同时,安倍晋三如同吸毒上瘾般频频在修宪问题上折腾,去年更是提出,考虑在内阁会议决定修改宪法解释以解禁集体自卫权之前,在制订的“政府方针”中写入研究修改《自卫队法》《周边事态法》等5项相关法案,为解禁集体自卫权铺平道路。这种赤裸裸的表白,说白了是要彻底颠覆二战后的和平宪法,为军国主义化开道。这必将给地区和平稳定带来严重损害,等于是把日本再一次推向战争的悬崖边缘!

1947年施行的日本宪法因其第九条规定日本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而被称为“和平宪法”。

  事实终将证明,日本新右翼不断变换口号炒作与周边国家的对峙,并强推新安保法案通过,实则是在搅局、破制、违法,严重损日本人民的利益,破坏亚洲和平稳定的局面,必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然而,获释甲级战犯、安倍晋三的外祖父岸信介1957年2月出任日本首相,当年8月成立“宪法调查会”,准备修改“和平宪法”。2003年6月,日本国会通过“有事三法案”,认定首相在危急时刻可不经过国会同意实施先发制人的打击。

2012年安倍晋三上台后,去年7月通过解禁集体自卫权内阁决议、今年4月修改日美防卫指针强化日美同盟、6月废除“文官统领”制度以及7月通过安保相关法案等,使日本战后以专守防卫为主的安保政策发生重大变化,“和平宪法”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侵占钓鱼岛

《波茨坦公告》第八条规定:“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可以领有之小岛在内。”而《开罗宣言》则规定: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东北四省、台湾、澎湖群岛等,必须归还中国。上世纪70年代末以来,日本政府不顾这一事实,多次纵容日本右翼分子登钓鱼岛、修建“灯塔”。

近年来,日本在钓鱼岛的侵权行动日益凸显官方色彩。2012年9月,日本政府宣布对中国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实行“国有化”。2014年1月,日本政府要求各出版社将钓鱼岛是日本“固有领土”写入教科书。

本文由永利皇宫登录网址发布于国内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永利皇宫日本新右翼力推安保法,波茨坦公告

关键词: 永利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