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永利皇宫对华恶劣,南海仲裁庭公正性存在巨大

作者: 国内动态  发布:2019-07-31

永利皇宫 1

永利皇宫 2资料图:现任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的柳井俊二

  编者按:今天(12日),由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提起的所谓“南海仲裁案”最终裁定出炉。

  

永利皇宫 3

  编者按: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裁决结果12日宣布。从南海仲裁庭的组成背景可知,其公正性存在重大缺陷。一个站不住脚的仲裁团队做出所谓的南海裁决,将酿成怎样的政治闹剧呢?《环球时报》特邀熟悉国际法和南海仲裁案进程的国际法促进中心南海法律研究组的成员——伦敦大学学院国际法硕士张珂君、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博士研究生王丹维,以及采访过菲政要的媒体同行和驻日、德记者来点评仲裁案中的“关键先生”们——国际海洋法法庭前庭长柳井俊二、仲裁庭的5位仲裁员、菲方团队中两位声名赫赫的美籍律师,以及幕后操盘手菲律宾前外长德尔罗萨里奥。(清华大学顾湘对本文也有贡献)

  其实,早在结果公布之前,外交部已经霸气表示:“我们根本不承认、也绝对不会接受这样一个非法的、完全违背了国际法的单方面提起来的所谓仲裁案。”

  日本右翼一手组建仲裁庭

  用大白话来概括,那就是:

  伦敦大学学院国际法硕士张珂君:南海仲裁庭2013年6月21日最终组建完成。在笔者看来,此仲裁庭的公正性存在瑕疵,最主要体现在“仲裁庭实际最主要组建人”——时任国际海洋法法庭(ITLOS)庭长柳井俊二法官对本案的公正性存在瑕疵可能,并理应回避组建工作。

永利皇宫 4

  此次南海仲裁庭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公约》)附件七为本案特设成立的。附件七第3条赋予ITLOS庭长在特定情形下指任、组建特设仲裁庭的权力,即由于争端一方当事国中国选择了不接受、不参与的立场,本应由中方指派的仲裁员与应由中菲协议指派的另三名仲裁员,在没有其他协议的情形下,由ITLOS庭长作出必要的指派。

  其实,光是看看这个仲裁庭的组成,就已经让人感到十分微妙了。

  时任ITLOS庭长的是日本籍柳井俊二,在5人仲裁庭中,除鲁迪格·沃尔夫鲁姆(德国籍)仲裁员为菲律宾方指派,其余4人均由柳井代为指派,包括托马斯·门萨(英国与加纳双重国籍)、让·皮埃尔·科特(法国籍)、阿尔弗莱德·松斯(荷兰籍)、斯坦尼斯洛·帕夫拉克(波兰籍)。柳井指派帕夫拉克为中方仲裁员代表,门萨为首席仲裁员。

  在这个5人仲裁庭中,除了来自德国的鲁迪格·沃尔夫鲁姆为菲律宾方指派之外,其余4人均由国际海洋法法庭前庭长柳井俊二代为指派。

  柳井俊二是日本前资深外交官,在日本外交部门工作40余年(1961-2002),1997年曾任日外务省事务次官,并曾担任日本驻美大使(1999-2001)。柳井自2005年起至今担任ITLOS法官,2011年至2014年担任过庭长职务。自2007年至今,柳井还同时担任安倍政府“有关安保法的基础再构建恳谈会”会长职务。此恳谈会主要为安倍政府修宪、解禁集体自卫权、日美安保条约与日美同盟、日本与其他国家的联合安保等议题寻找法律依据并提供理论及策略支持。柳井法官这一会长职务的实质就是安倍政府智囊团的首席。柳井是公认的日本右翼鹰派代表人物,其个人政治立场非常明确。

  这位柳井俊二,到底是何方神圣呢?环环今天就来起底这位前庭长。

  在笔者看来,作为本次中菲南海仲裁庭的实际最主要组建人的柳井法官,其公正性就本案而言是很难排除存在引发合理担忧的瑕疵可能的。柳井的特殊指派、组建权来源于《公约》对ITLOS庭长的授予,但《公约》附件七第3条(e)项在赋予庭长特殊指派、组建权的同时,也规定了适用的例外情形。此例外情形可视为对ITLOS庭长的法定回避事由,且如果存在对ITLOS庭长就此案偏见的合理担忧,并足以影响其公正性,则应构成“unable to act”即“无法承担此项职责”的法定回避情形。柳井法官就此个案,理应回避中菲南海仲裁庭指任、组建工作。

永利皇宫 5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蒋丰:柳井俊二是典型的贵族家庭“官二代”,其父曾任日本驻哥伦比亚大使、日本外务省条约局局长。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后,柳井就进入外务省。2001年10月,柳井因滥用外务省机密费受到“严重惩戒处分”,最后自掏腰包还清费用不说,还丢掉了职位。柳井俊二作为公认的日本右翼鹰派代表人物,个人政治立场鲜明。2013年8月4日,在中菲南海仲裁庭组建一个多月时,他就以“安保法恳谈会”会长身份在日本NHK《星期日讨论》节目上声称,日本的岛屿受到“威胁”,强调日本存在“敌人”,需要大力强化武力等多方面措施来保障日本安全。可以说,柳井俊二是“一手牵着美国一手拉着安倍”的反华急先锋。(来源:环球时报)

  日本右翼、鹰派中的鹰派、对华极不友好、铁杆亲美派……这些,都是柳井俊二身上的标签。

 

  柳井俊二出身名门,是不折不扣的贵族家庭“官二代”。他的父亲柳井恒夫毕业于东京大学,不仅拥有日本“华族”从四位(相当于男爵)的爵位,还曾经担任日本驻哥伦比亚大使、日本外务省条约局长等职,是日本标准的“贵族外交官僚”。

  在家族的庇荫下,柳井俊二从求学到走上仕途,可谓一路顺风顺水,在日本天皇就读的贵族学校——学习院大学读完初等科、中等科、高等科后考入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后顺利进入外务省工作。

  为了攒足上升所需的海外经验,他先后前往日本驻法国大使馆、日本驻联合国代表处、日本驻印尼大使馆、日本驻韩国大使馆等各个驻外机构工作。回到日本后,柳井俊二又在经济局、条约局、亚洲局等各个部门转圈工作,很快成为日本外务省“内外兼修”的资深外交官。

  1988年,他得到了一个重要职位,当上了日本驻旧金山总领事。1999年,他升任日本驻美大使。众所周知,美日关系对日本而言事关重大,因此,柳井俊二可谓是重任在肩。

  天赐良机,2001年,就在柳井俊二担任驻美大使期间,美国发生了震惊世界的9·11恐怖袭击事件。这为他提供了向美国“表忠心”的绝佳机会。日本《每 日新闻》2001年9月18日的报道称, 柳井俊二在第一时间与美国国务院高层官员举行非正式会谈,旗帜鲜明地表明坚定支持美国的一切措施,成为了第一批“与美国紧紧站在一起”的外国使节,也因此 赢得了美国各界的极大好感。

  不过,柳井俊二的风光没有持续多久。虽然“亲美成绩”斐然,但他的“职业道德”显然是有问题的。2001 年10月,他因为牵涉滥用外务省机密费受到“严重惩戒处分”,不得不自掏腰包还清费用,还丢掉了职位。之后,他进入中央大学法学部工作,教授的课程也是非 常具有个人特色:论“日美关系的国际贡献”。

  《日本经济新闻》还曾披露过一段柳井俊二鲜为人知的“事迹”。1990年海湾战争时期, 他担任外务省条约局局长,借机推动了《联合国维和行动协力法》在日本国会通过,让日本自卫队正式走向世界各地。1992年,他出任首相官邸设置的“国际和 平协力本部”第一任事务局长,亲自指挥了日本的第一次海外派兵,将自卫队调遣到了柬埔寨,也开启了日本自卫队走向世界之门。

  鉴于柳井 俊二在安保领域的“积极立场”与“卓越成绩”,安倍晋三看中了他。2007年,一向与安倍晋三私交深厚的柳井俊二接受邀请,开始担任安倍晋三私人咨询机构 “有关安保法基础再构建恳谈会”的会长,是安倍智囊团的首席。2014年5月,正是柳井俊二将要求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报告书,亲手交到了安倍晋三手中。

  2011年10月1日,柳井俊二成为首个出任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的日本人。当时,这就曾引起中韩等同日本有海洋领土争端国家的集体担忧。

  早在2013年,柳井俊二就曾经组建了一次仲裁庭,但当时他指任的斯里兰卡籍首席仲裁员克里斯·品托,其现任妻子正是菲律宾人。最后,品托请辞,第一次“组局”宣告失败。

  同年8月,柳井俊二还以“安保法恳谈会”主席身份在日本NHK《星期日讨论》节目上反复强调,日本的岛屿受到“威胁”,强调日本存在“敌人”,需要大力强化武力等多方面措施来保障日本安全。虽然柳井俊二没有指明对象,但其暗示已经相当明显。

  最后,我们来看看外交部对于南海仲裁案的声明中,对仲裁庭的回应:

  仲裁庭无视菲律宾提起仲裁事项的实质是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错误解读中菲对争端解决方式的共同选择,错误解读《宣言》中有关承诺的法律效力,恶意规 避中国根据《公约》第298条作出的排除性声明,有选择性地把有关岛礁从南海诸岛的宏观地理背景中剥离出来并主观想象地解释和适用《公约》,在认定事实和 适用法律上存在明显错误。

  仲裁庭的行为及其裁决严重背离国际仲裁一般实践,完全背离《公约》促进和平解决争端的目的及宗旨,严重损害《公约》的完整性和权威性,严重侵犯中国作为主权国家和《公约》缔约国的合法权利,是不公正和不合法的。

  作者:《环球人物》驻日本特约记者

本文由永利皇宫登录网址发布于国内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永利皇宫对华恶劣,南海仲裁庭公正性存在巨大

关键词: 永利皇宫